许世友回忆录揭秘戎马生涯中绝无仅有的耻辱

  九月中旬,在张国焘的欺骗下,我们再过草地,开始了南下时期的艰苦作战。十月上旬,我们四军强渡大金川,连克绥靖、丹巴两城。中旬,攻占金汤镇、再下天全城,把刘湘的五牌——“模范师”打得落花流水,溃不成军。此时,敌主力业已集中,敌优我劣势日趋严重。张国焘却无视现实,仍令全军向川西平原发展,致使我军在百丈地区与敌苦战七天七夜,伤亡近万,元气大伤。事实证明,党中央关于“南下是绝路”的预见完全正确。

  十二月初,我们四军出击荥经,薛岳打来了。在如何据峡口御敌的问题上,我同方面军的一位负责同志发生了争执。他认为薛岳是稳扎稳打,摆一个团就够了。我感到兵力不够,再三力辩,未被采纳,只好服从。战斗打响后,薛岳集中了九个团,把我们这个团打垮了。

  在我的戎马生涯中,被人家一下子搞掉一个团,是绝无仅有的耻辱。给我震动极大,教训甚深。祸莫大于轻敌。峡口失利,正是那种大少爷指挥作风所致的恶果。多少年来,我每每告诫自己,任何作战决心都要先思后至,防患未然,万万不能独尊自大,一厢情愿。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搏斗,对指挥正确是否的检验,最迅速,最无情,不打刚已,既打刚要力争全胜。谁打了败仗,还以胜败乃兵家常事而自尉,谁就是最没出息的指挥员。

相关资讯